返回顶部
扫二维码
分享
快速流言

篮球 > CBA >
WCBA群殴出史上最重罚单 禁赛打折扣黑龙江永不怵
2014-12-17 11:33:08 来源:体坛周报 作者:商鼎
分享
评论

  体坛周报特约记者商鼎哈尔滨报道 这一周,黑龙江的气温降到了零下30度,尽管还没到最寒冷的三九天,但随着本周中国篮协开出”WCBA史上最重罚单”,原本就处于困境的黑龙江女篮最寒冷的时刻到了。

  由于拒绝在加时赛中出战,篮协给黑龙江队开出了一份超级罚单,“黑龙江女篮停止参赛资格1年(一个赛季);取消黑龙江队教练员和领队本赛季参赛资格,并取消该队教练员在篮协注册资格2年;取消黑龙江女2014-2015赛季WCBA联赛前八名主客场(第十三轮至第十七轮)比赛的名次和成绩。”

  只停本季▲▲明年打资格赛

  当八一队在最后0.6秒的时间里完成“绝杀”后,黑龙江队员心态开始崩溃甚至失衡,没有投资人指示,也没有主教练命令,球员们自发地开始选择不上场,“这球没法打了。”

  对于罢赛一词,黑龙江女篮全队上下始终予以否认,在她们看来,坐在替补席上拒绝比赛并非是通过罢赛来要挟裁判,而是一种在极度无助状态下无声的抗议。如果没有罢赛,当晚的比赛以及误判就会和不受关注的女篮联赛一样,迅速淹没在平淡无奇的新闻里,没人会记得这0.6秒。

  停赛一年对于一支中超球队来说,或许算得上灭顶之灾,但对于一支女篮球队,还算不上世界末日。

  女篮联赛每个赛季只有4个月,参照篮协2014年竞赛计划,女篮成年队比赛除了WCBA,一年之中只有每年夏天举办的俱乐部联赛,这项比赛早被各俱乐部视为锻炼年轻球员的鸡肋比赛。所以说即使没有停赛,一支女篮球队一年里依旧是有8个月的时间在训练。

  此外,篮协在处罚中标明停止参赛资格1年指的是一个赛季,而2014-15赛季将在2015年3月结束,篮协这一纸罚单号称禁赛一年,实质上只是取消了黑龙江女篮本赛季的参赛资格,处罚通知中没有涉及常规赛成绩,意味着黑龙江队参加下赛季WCBA联赛的资格得以保留。

  只限联赛▲▲国手还能征战

  由于篮协并未对黑龙江女篮球员个人进行处罚,纪妍妍、刘佳岑、张家赫三人仍有机会得到国家队的征召。

  停赛还好,黑龙江女篮的损却难弥补,参照黑龙江队近年成绩,打进前八止步季后赛第一轮基本是黑龙江队实力的写照,从第18轮开始停赛算起,黑龙江女篮本来还有17场左右的比赛,没有比赛也就意味着没有奖金,按照黑龙江女篮的薪金标准,每场胜利后主力队员人均可以拿到5000元,替补队员能拿到1000-2000元,虽然几千元对于男国脚男国手们来说不过是宴请朋友一顿饭的价格,但对于整体收入偏低的女篮来说,这却是主要收入来源,对于屡屡曝出欠薪传闻的黑龙江队来说,更是弥足珍贵。

  顶住压力▲▲赞助商不撤资

  罢赛是全队做出的决定,但最后个人遭受严厉处罚的却是球队年轻的主教练邹玉铎。

  邹玉铎球员时代效力于CBA球队云南红河队,退役后担任黑龙江女篮助理教练,先后辅佐了董志权、李光琦两位女篮名帅,本赛季邹玉铎出任黑龙江队主教练,再加上助理教练朱永福、体能教练张春晓,整个黑龙江队的教练组都是80后的新鲜血液,在度过了赛季初的磨合期后,邹玉铎和他的团队渐入佳境,不料篮协一纸重罚,让这位年轻教练原本一片光明的教练生涯蒙上阴影,接下来两个赛季的联赛中邹玉铎或许只能在看台度过,他在个人微博和朋友圈里也只是不停地转发莫言的话来安慰自己,篮协的严厉处罚似乎也在向整个联赛表明一个态度:挑战篮协权威等于砸碎自己饭碗。

  巧合的是,上一支被篮协处以禁赛重罚的球队正是邹玉铎球员时代效力的云南红河队,在因财政状况不佳而被逐出CBA后,云南红河迅速消失在中国篮坛,很多人都在怀疑,黑龙江女篮是否步奥神、红河的后尘就此退出中国篮坛。

  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黑龙江女篮投资方丰绅集团撤资的可能性不大,和奥神不同,篮协给予黑龙江的处罚仍有余地,一支年投资几百万的女篮球队更不足以让一家民营企业陷入危机,同时丰绅集团刚刚拿到其在黑龙江省体育局的第二个建筑项目,此时退出将遭受更大的经济损失,丰绅集团将于12月18日上午在大庆召开新闻发布会,球队管理层也以“集团在开董事会商议下一步对策,不便提前透露”为由,婉拒采访。

编辑:吕明奎 关注他的微博

体坛网微信二维码